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
  [登入/註冊]       
:::左側區塊
 主要選單 
* 歷屆考古題專區
* 網站導覽
* 個人書籤
* 近期新書
* 出版社圖書
* 點字教科書
* 書目查詢
* 新聞雜誌區
* 蝙蝠電子報
* 「身」命力電子報
* 推薦與書摘
* 出版快訊
* 行動數位圖書館
* 視障行動學習
* 網路博覽家&APP
* DAISY/有聲書書目
* 統計資料
* 會員專區
*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
:::中央區塊

分享到 Facebook 推至Plurk 推至twitter 

弱勢

文/林信宏

在每天的生活中,常常都會聽到許多弱勢個人、家庭、團體,遭受不公平對待,或被強勢的多數剝削欺壓,更不用說是被遺忘在角落,孤苦無助的一群了。

但也有許多令人動容的感人故事,天天上演。上演著衝破重重困境,將自己所擁有的少數資源,發揮到極至,或如何以小搏大,要回最後的公平正義。這些無論讓你感到義憤填膺,或是深受激勵的人事物,除了表象上的情感流露,是否都能看到其背後最真實的問題?

最近媒體上的話題,總離不開油電雙漲之後,有可能帶動的民生物資的連動效應。我常覺得媒體是真的在關心普羅大眾的生計,還是惟恐天下不亂的製造有收視率的新聞話題?或許媒體就是要監督政府,也要提供民眾知的權利。只是現在的媒體似乎更加在乎的是收視率背後的商業利益。

從小我在一個不富裕的家庭長大,回想過往,有許多和現在反差極大的生活面相。在民國60至70年代,其實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刻。但我祖父和父親所從事的手工西服業,卻在成衣產業出現後,漸漸沒落了。因此,我的求學成長階段,經常連搭公車的零錢都湊不齊,或者早餐只能吃稀飯拌醬油。我根本就不用去想能擁有一些自己的零用錢,到福利社去買零食或飲料,更不敢去奢望其他更為奢侈的物品了。而我更是在二十歲要去當兵前夕,發現了自己得到遺傳性的眼睛問題,就要失去我所有視力。讓我對自己的未來感到無所適從,更使我最後一絲對未來的希望,徹底被摧毀殆盡。

也因為父親無法面對生意的已經失敗,更放不下曾經身為老板的尊嚴,讓我們這個家的現實生活,總是捉襟見肘,始終看不到未來。所以,我覺得我自己和我這個家庭,必定是社會弱勢中的弱勢。心中有許多的無助感,也會埋怨老天的不公平,更是羡慕別人所擁有的一切。我還記得我一直到了三十歲的年紀,還只能和我兩個弟弟,擠在一個不到四坪大的閣樓裡,忍受著熱天時有如烤箱,雨天時像水族箱,颱風天時,那鐵皮屋頂,就像滾燙的鍋蓋,隨時快要被掀起來一樣。再加上我的眼睛問題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有什麼未來可期。生活對我而言,就只是想著要怎麼活下去,維持一個最起碼的生存而已。

若不是我二十六歲那年,經歷一次痛徹心扉的感情挫折,或許這樣的人生看法,不會有所改變。我可能還是只能躲在自己的象牙塔堙A卑微的乞求著上天的憐憫,他人的包容,或者有一天奇蹟能否出現,我這一生才能有一絲機會改變。

而在我退無可退之後,我才下定決心進入盲人世界。一開始當然是完全沒有頭緒,只是想尋求一些協助和心堛滷H託。因為我在還沒有進入以前,所有想做的,想學的,想要的事物,要不是不敢跨出去,要不就是都是辛苦的,費力的,或者要花許多錢才能完成的結果。還記得那時候,我的第一個印象是,居然有這麼多課程是盲人可以學的。比方說:盲用電腦,廣播配音,算命卜卦,各種樂器……更不用說是按摩技藝的學習了。而我的第二印象是,居然這些課程的學習,不但都是免費的,甚至還有車馬費可拿。這完全顛覆我過去在一般社會中的認知習慣,只覺得怎麼有這麼好的事。

等我在一段時間的嚐試和參與後,我不知不覺就和大家一樣的習慣了這一切,這也就是說,這一切是變得如此的理所當然。不足為奇了。甚至開始去挑剔,要求,更高標準的對待,或去抱怨別人沒做好的小問題。因為從無到有,那種感動是強烈的。但從有到有更多,那感覺就會漸漸消退了。

從我拿到殘障手冊那年開始,我慢慢知道了來自於政府的許多社會福利。首先,每個月都有六十張免費的公車票可拿。而搭乘國內鐵公路和飛機,也都可享半價優待。還有許多公立的展演,娛樂場所,也是免費或是半價優惠。到了年底報稅,也會多了一項殘障特別扣除額可扣抵。後來更多了一筆殘障津貼可領。若要購買符合盲人所用的輔具,還能申請政府補助。這種種福利,都讓我感到無比開心,就好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。然而隨著時間的流轉,這些福利,還有多少盲人會覺得感激政府,感謝社會的政策和捐助,讓許多人可以得到生活的基本滿足,進而改變一生呢?我的確有那麼一段時間裡,對於這些獲得,不再感到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了,就好像本來就該如此,甚至覺得拿到的福利還不夠多,還想再去要求更多的好處和方便。這似乎是人的一種通病,只要放進口袋的,就成為最基本的了。而一旦成為基本的之後,就別說是減少了,只要增加的不夠多,必定也會遭來極大的抨擊。

一路走下來,到了這幾年,我才驚覺自己得到許多來自政府,民間,以及相關的社福團體的協助。讓我不但走出原先的悲情,還創造了屬於我自己的美好未來。這個過程,我自己當然要努力,但不可否認的,這過程中,必定是包涵了許多人的扶持,並給予我機會,才有的奇妙變化。那麼,我不禁要問問我自己,我現在還應該是個弱勢的人嗎?也或者是當別人仍然用制式的眼光來看待我,仍然把我當作需要被幫助的人時,只因為我是視障者,就給我較多的包容和體諒。而我因為如此所得到的機會和好處,我是心照不宣的繼續擁有?甚至再去要求更多的理所當然,還是要轉為付出,給予,或回饋的人呢?

我現在早已走出生活中的困境,也已擁有了還可以的生活水平。這是老天給我的一種補償,還是在真正了解自我,並找到可行的方法之後,才有的一種轉折呢?我想大家都知道這怎麼可能是天上掉下來的呢!但如果那一年我不肯,也不敢去面對自己的真實。我現在是否也要理所當然的去抱怨,批評這個政府和社會。陷入憤怒、無助、悲情的心情中呢?

在歷史上再好的君主,都不可能照顧好每個人。再好的政府政策,也不可能都沒有任何問題。我並不是覺得,不能對主政者提出質疑和抗議,也不是覺得人民只能無奈的接受和忍耐。我只是想說,在現在的這個社會中,舉起手指來批評別人,是最快的情緒宣洩,也最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鳴。有時候,這的確能解決一些問題,但大部份的時候,這只是在掩飾自己的懦弱,和不願面對現實的心態而已。

因為在我剛開始從弱勢中的弱勢,漸漸的走了出來之後。我知道這一切的改變,除了政府和民間所給我的協助以外,最重要的是我自己。只有對自己的要求是可以無止盡的,別人能給的,都是有限,或緩不濟急的。只想從政府或社會得到幫助,那就會註定一輩子只能成為弱勢的人了。我期許自己能成為給予他人幫助的人,更希望除了少數真的較為特殊狀況的人以外,每個人也都能以此為期許。收拾起鬱悶和憤怒的批判心,重新去檢視自己所擁有的,早已比過去的生活好的太多了,用努力和惜福來創造自己的美好將來吧!


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
資源中心電話:(02)7730-0606, 傳真:(02)8631-9073, 地址: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
捐款劃撥帳號: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(請註明: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)
本網站通過第一、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