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th(Batnews/batnews/2013/201304/20130411.htm)
bn(蝙蝠電子報2013年4月號)
title(【境隨「芯」轉】我好想你)
incpag(bbsanc.php) 蝙蝠電子報2013年4月號 - 【境隨「芯」轉】我好想你 -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
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
  [登入/註冊]       
:::左側區塊
 主要選單 
* 歷屆考古題專區
* 網站導覽
* 個人書籤
* 近期新書
* 出版社圖書
* 點字教科書
* 書目查詢
* 新聞雜誌區
* 蝙蝠電子報
* 「身」命力電子報
* 推薦與書摘
* 出版快訊
* 行動數位圖書館
* 視障行動學習
* 網路博覽家&APP
* DAISY/有聲書書目
* 統計資料
* 會員專區
*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
:::中央區塊

分享到 Facebook 推至Plurk 推至twitter 

我好想你

文/朱芯儀(諮商心理師)


天上的星星不說話

地上的娃娃想媽媽

天上的眼睛眨呀眨

媽媽的心呀魯冰花

家鄉的茶園開滿花

媽媽的心肝在天涯

夜夜想起媽媽的話

閃閃的淚光魯冰花(出自曾淑勤的「魯冰花」)

「老師,我可以進去嗎?」她探頭望向晤談室內。

「可以可以,您先生呢?」

「他在大廳看書,我們晤談了以後要去醫院看爸爸。」她無奈的重重坐進沙發。

律怡,一位剛滿40歲的職業婦女,因為糖尿病使視力逐漸減退。雖然律怡十分聽話的遵行醫囑指示,不論飲食與坐息,同住的先生與兩位國高中的孩子也全力配合,但奇怪的是,疾病的侵襲怎麼沒有放緩腳步?

最了解律怡的先生認為,這種狀況不應只是單純的糖尿病,還混雜了許多糾結的心理壓力。

第一次晤談,律怡敘述了原生家庭所帶給她的困擾。從小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家中,面對父親對她的不理不睬,卻對大哥愛護又縱容,養成了一個只會靠伸手要錢過日子,每天做些不切實際白日夢,全家人又得傾家盪產幫助他的大哥;而母親,則因她的乖巧貼心,將心裡的苦都向她訴,就連父親好幾次的外遇,母親一人如何到處酬錢、如何被眾人恥笑、如何咬牙扛起家計、如何一再為了保有完整的家而忍氣吞聲——直到母親去年過世了,今年父親也因中風而住進了醫院。

「我好想媽媽……你知道嗎?我好想她!看著她在病床上一天比一天沒有力氣,一天比一天更瘦……我好不捨得。可是,我居然沒有一次夢到她,大嫂說她有,可是我從來沒有……」律怡抽了一張衛生紙。

「妳先生說感覺妳的心理有好大的壓力,是因為這個想念嗎?」我輕輕的問。

「不是,我只是想媽媽,但不是壓力!我的壓力……這說起來好複雜……我爸爸,現在在醫院,大哥常常和大嫂一起去探望爸爸,他們其實……我這樣說好像不應該,但我知道,他們是為了想得到爸爸的房契,那時候爸爸和媽媽說好,一間大的是給大哥的,另一間是給我的,大哥已經把他的那一間賣掉,錢也用完了,現在來打我這一間的主意!」

「妳這一間的房契在爸爸那裡嗎?」

「對啊!爸爸本來住的那一間,就是要留給我的,因為爸爸一搬去醫院以後,大哥大嫂就說他們租不到合適的房子,問爸爸能不能暫住進去,爸爸當然同意了!而且……他們跟好多親戚哭訴說現在的經濟狀況多不好,叫我這個小妹不要跟他爭,我自己可以賺錢,先生又有穩定工作,小孩都照顧這麼好……親戚也都是同情弱者的,覺得他可憐就什麼公平正義都忘了,有好幾個還會打電話跟我說要我同情我哥哥,我怎麼跟他們解釋,大哥大嫂拿走了我媽多少財產、騙了我媽多少次、我媽住院時他們還有賣房子的錢可以花,來醫院看過我媽幾次……我可以說嗎?我怎麼可以把他們的所作所為,那麼可惡又可怕的事都掀出來呢?」律怡氣的有些聲音發顫。

「我不明白,為什麼不行呢?」

「其實我知道,我可以狠下心,不是狠下心,這本來就是應該的,爸媽的財產都被大哥敗光了,我也好幾次伸出援手,但是從來都是有去無回,如果我再這樣讓下去,我只會不只照顧不好我自己,也照顧不了我的家,我們什麼都是靠自己努力來的,可是大家都要我讓他……」

「妳知道,可是做不到嗎?」

「是啊!」律怡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「我知道有很多合法的手段可以保護自己,保護這個房子,保護我的家。我也不在意親戚們,他們都不了解狀況只會說風涼話而已。但是……我不能……我不能這樣對我大哥?」

「不能,我猜,這跟妳那麼愛的媽媽有關嗎?」聽到「媽媽」兩字,律怡摀住了嘴,盡量不讓自己哭出聲來。

「大哥是媽媽唯一的兒子,唯一的希望,她一定希望我幫助大哥的……她一定會要我繼續幫下去的……」

「律怡,妳和媽媽的感情很好也很深對嗎?」

「是啊!」

「即使媽媽走了,她有什麼還留在妳心中呢?」

「媽媽……媽媽……那麼堅強,那麼偉大,我只知道爸爸會打我,會不負責任的離開家,但是媽媽從來都不會,我知道如果我回家她都會在,即使家裡沒錢了,她還是會想各種辦法給我們找來吃的,她寧可自己苦、自己餓……她也是有智慧的,我的工作上如果有什麼不順利或是很難解決的事情,她都會教我,那時候爸爸看我先生不順眼,可是我媽媽說這是個好男人,支持我嫁,她說的都是對的……」

「嗯……堅強又有智慧的媽媽!那妳覺得媽媽愛妳嗎?」

「一開始她沒有很重視我,但是我永遠記得……臨終的時候,媽媽握著我的手,跟我說,她很高興有我這樣的女兒,我的先生對她比親生兒子還好,兩個孫子也都很爭氣很懂事……你知道嗎?她說很高興有我這樣的女兒……」律怡忍不住又抽了張衛生紙。 「帶著這樣的感覺,堅強又有智慧的媽媽,她可能一開始並不是那麼重視妳,但她最後,她好高興有妳這樣的女兒,帶著她對妳的愛,讓我重新邀請媽媽進入我們的晤談室好嗎?」

「什麼意思?是像觀落陰這樣嗎?我真的好想去,可是有人說,我如果這樣做,可能我媽媽反而會一直留在人間走不了啊!」

「不是的,不是觀落陰,只是想邀請妳心裡那個堅強、有智慧,對妳也充滿愛的媽媽,把妳心裡的那份記憶帶出來,讓她坐在妳旁邊好嗎?」我一邊說,一邊拿了一個粉紅色的抱枕放在律怡身邊。

「嗯!好的。」律怡閉上了眼睛。

「可以試著看著媽媽,在心裡問她一些問題嗎?」

「可以的!」

「請妳問她,如果妳不再對大哥讓步可以嗎?」沉默了半晌,律怡嘆了口氣:「不知道,她沒有回答……」

「問媽媽,她希望妳繼續幫助大哥嗎?」律怡很快的回應:「她希望!」

「再問媽媽,可是如果繼續幫下去,很可能會拖累妳的家,包括妳自己、妳先生和兩個孩子,讓妳們要一直活在恐懼和擔心裡面,她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嗎?」律怡再次很快的回應我:「她不希望!」

「好的,再請問媽媽一個問題好嗎?請問她,如果為了妳自己、先生、孩子和這個家,妳必需對大哥不再讓步,必需拒絕她唯一的兒子,她可以諒解妳這樣的決定嗎?她會原諒妳嗎?」律怡看著抱枕,口裡小聲唸著,伸手再抽了一張衛生紙。

好半晌,律怡展開久違的笑容,她邊流淚邊笑著說:「媽媽同意了,她會原諒我,她會,她說,她希望大哥好,但是也希望我好,希望我自己的這個小家庭都能過的好。」

「要去醫院了嗎?」看到律怡走進,先生忙站起身,把書本合上。律怡突然伸手捥住了先生的胳膊,滿臉笑意的說:「不急不急,你先陪我去路上隨便走一走,我們好久沒散步了!」

先生摸了摸律怡的額頭:「怎麼了,妳不舒服嗎?」律怡笑著搖了搖頭,把先生摟得更緊了,她說:「沒有沒有,只是我終於夢到了媽媽,我終於夢到了她,一個好夢,我好久沒有這麼輕鬆過了!」

其實,她從來沒有離開,
只要你願意往內看,
她一直守護著你,
她仍然在你心裡。


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
資源中心電話:(02)7730-0606, 傳真:(02)8631-9073, 地址: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
捐款劃撥帳號: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(請註明: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)
本網站通過第一、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